清华佳苑
云门世泰园

丁艳(女,31岁)


上诉人丁艳春、丁某、高生学、罗有焕与被上诉人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州金华租赁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2018)甘0103民初471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2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丁艳春以及丁艳春、丁某、高生学、罗有焕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姜关斌,被上诉人兰州金华租赁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文琴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丁艳春、丁某、高生学、罗有焕上诉请求:一、依法撤销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2018)甘0103民初4712号民事判决,并改判上诉人亲属高月才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二、因本案而产生的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对部分事实认定错误。(一)一审法院认定“《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中约定塔机租赁费8000元/月,塔机司机工资5500元,维修保养塔机1000元”错误。1、《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是被上诉人与案外人厦门源昌城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厦门公司)在2018年3月签订的,约定被上诉人向源昌公司出租QTZ40、QTZ50两台塔式起重机,用于在兰州新区的起重作业。2、该合同第4.2条明确约定:机械租赁费含塔机司机和司索工24小时服务承租方,租赁费包含塔机司机工资和食宿、日常维修保养、临时抢修及配件等费用。3、该条约定中根本没有“塔机租赁费8000元/月,塔机司机工资5500元,维修保养塔机1000元”字样,试问一审法院从何处查证得出上述结论(二)一审法院认为“《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中明确高月才接受厦门公司的劳动管理”错误。被上诉人与案外人厦门公司签订的《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客观反映了高月才受被上诉人管理的事实。首先,2018年3月,被上诉人(出租方)与厦门公司(承租方)签订《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一份,约定被上诉人向厦门公司出租QTZ40、QTZ50两台塔式起重机,用于在兰州新区的起重作业。被上诉人在庭审中对该合同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其次,该合同第4.2条约定:机械租赁费含塔机司机和司索工24小时服务承租方,租赁费包含塔机司机工资和食宿、日常维修保养、临时抢修及配件等费用。上述约定证明厦门公司实际上购买的是被上诉人提供的建筑起重服务,机械租赁费厦门公司直接支付给了被上诉人,至于塔机司机高月才的工资标准及发放时间均由被上诉人决定,说明高月才系被上诉人聘用并支付工资。再次,该合同第7.8条约定出租方(被上诉人)为每台塔机选派1至2名有操作资格证的塔机司机及司索工严格按照安全技术操作规程为承租方生产作业服务。该约定充分说明司机高月才系被上诉人聘用,高月才接受被上诉人的劳动管理,由被上诉人安排在兰州新区工作,从事建筑起重机驾驶劳动。第四,该合同第8.6条约定出租方(被上诉人)的塔机司机应服从工地管理,遵守工地规章制度,严格按工地作息时间上下班,不得消极怠工,不得刁难承租方:应严格尊守安全技术操作规程,服从承租方领导和管理人员的正确指挥,有权拒绝违章指挥和违章作业:承租方有权要求出租方更换不服从管理技术水平无法满足安全生产要求的司机:出租方的塔机司机安全由出租方负责,管理由双方共同负责。合同中多次出现“出租方的塔机司机”字样,证实塔机司机高月才受被上诉人的劳动管理,高月才与被上诉人公司存在人身隶属关系。而且,上述约定证实厦门公司无权管理塔机司机高月才,当塔机司机无法满足安全生产要求时厦门公司只能要求出租方(被上诉人)更换,更进一步证明高月才受被上诉人的劳动管理。第五,该合同第9.2.2条约定:如出租方(被上诉人)不能按双方约定的日期进行塔机进场安装、调试、检测、附着加节、拆除出场以及司机服务不到位等耽误承租方施工生产的则视为违约,承租方除扣减相应的租金外,可以对出租方处以每逾期一日每台次1000元的罚金或解除合同,非出租方原因和不可抗力因素导致以上情况的除外。上述约定能够证实:在被上诉人一方存在司机服务不到位等耽误承租方施工生产的违约情形下,案外人厦门公司只能追究被上诉人公司的责任,无权对塔机司机实施任何劳动管理行为。再次证明高月才受被上诉人的劳动管理。(三)一审法院认为“高月才的工资由被告代发”错误。首先,代发是代谁发按照一审法院及被上诉人的说法是代厦门公司。但前述已及的是,厦门公司只负责直接向被上诉人支付机械租赁费,至于塔机司机高月才的工资标准及发放时间均是由被上诉人决定的。其次,被上诉人所称的代发的工资与其实际向高月才支付的工资根本不一致。被上诉人称“塔机司机工资5500元/月”,但高月才的交易明细显示其每月领取的工资没有超过3000元。最后,高月才是受被上诉人指派,在新区工地驾驶被上诉人出租给厦门公司的塔式起重机,工资也是由被上诉人支付的,又何来“代发工资”一说而且每个月还最少代发丢了2000元二、一审法院对关键事实刻意忽视。(一)被上诉人在一审中辩称“高月才系其为源昌公司完成一定的工作任务临时找的塔机司机”,该陈述是虚假陈述。1、源昌公司与被上诉人签订《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的时间是2018年3月,在该合同最后一页由被上诉人注明“塔机启用日期为2018年4月26日”。2、一审庭审中上诉人出示的账户交易明细查询证实:被上诉人法定代表人房德江代表被上诉人自2017年7月11至2018年7月12日向高月才共支付了11次劳动报酬,合计27258元。3、既然被上诉人称高月才是其为厦门公司完成一定的工作任务临时找的塔机司机,而厦门公司从被上诉人处租赁的塔机是在2018年4月26日启用,按照被上诉人的说法,被上诉人与高月才发生联系肯定是在2018年4月26日之后。4、交易明细证实被上诉人从2017年7月11日开始就向高月才支付了工资,这与被上诉人的说法矛盾。故此说明被上诉人为掩盖事实真相向法庭做了虚假陈述。(二)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部分认定“被告选派了高月才为厦门公司在兰州新区工地工作的塔机司机”这一事实是真实客观的,充分说明高月才是接受被上诉人的管理,由被上诉人安排在新区厦门公司的工地驾驶被上诉人出租给厦门公司的塔式起重机。但一审法院对这关键事实视而不见。(三)高月才是经被上诉人安排学习培训后,取得了从事建筑起重机械司机的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且该资格证备案的用人单位亦是被上诉人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充分说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1、庭审中上诉人出示的建筑起重机械设备管理系统特种人员持证查询单可以证明:高月才系在被上诉人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备案的建筑起重机械司机。2、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证号甘A042018200378)可以证明:高月才(身份证号6224271990××××××××)于2018年6月8日取得了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操作类别是建筑起重机械司机(T)。3、被上诉人是在2018年4月选派高月才在新区工地驾驶塔式起重机。但高月才初次取得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的时间是2018年6月8日。上述事实能够证实:高月才是在被被上诉人安排在新区工地工作期间才取得的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且该资格证备案在被上诉人公司名下。充分说明被上诉人招录高月才并安排了学习培训,之后高月才取得了建筑起重机械司机的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4、《甘肃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与诉讼衔接实施办法》第二条第2款规定:用人单位招录劳动者后安排参加学习培训,参加学习培训之日为双方之间劳动关系建立的日期。故根据被上诉人安排高月才参加学习培训的行为,亦能够认定双方建立了劳动关系。5、《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管理规定》第三条规定:建筑起重机械司机属于建筑施工特种作业: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必须经建设主管部门考核合格,取得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操作资格证书(以下简称“资格证书”),方可上岗从事相应作业:第十五条规定:持有资格证书的人员,应当受聘于建筑施工企业或者建筑起重机械出租单位(以下简称用人单位),方可从事相应的特种作业。上述规定结合本案事实,能够充分说明高月才受聘于作为建筑起重机械出租单位的被上诉人,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法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二条。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一审过程中,上诉人曾申请审法院向甘肃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和兰州理工检验技术有限公司调取高月才申请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操作资格证书的全部考核资料及资格证书,一审法院没有调取。对上诉人在一审中已提交的证据,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没有全面地、客观地审查证据。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二条规定: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时可参照下列凭证:(一)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职工工资发放花名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的记录:(二)用人单位向劳动者发放的“工作证”、“服务证”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三)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录;(四)考勤记录:(五)其他劳动者的证言等。其中,(一)、(三)、(四)项的有关凭证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上述规定说明,劳动者的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职工工资发放花名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的记录、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录、考勤记录等是由用人单位负责举证的。但被上诉人作为用人单位,在一审过程中没有出示上述任何证据。反而是上诉人费劲周折才调取到高月才的银行交易明细,证明了被上诉人从2017年7月就开始向高月才支付工资并持续支付至2018年7月(2018年8月高月才事故身亡)。(二)上诉人认为,本案应当适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之规定。1、《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2、被上诉人系依法成立的企业,具备劳动法规定的用人单位的用工主体资格,高月才生前具备劳动者的主体资格。3、高月才受被上诉人的劳动管理,从事的是被上诉人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首先,被上诉人自2017年7月11至2018年7月12日向高月才支付了11次劳动报酬,共计27258元。其次,2018年4月26日,被上诉人安排高月才到兰州新区从事塔机驾驶工作,但工资的发放主体始终是被上诉人,工资的发放标准及时间亦是由被上诉人所决定。4、高月才提供的建筑起重机驾驶劳动是被上诉人公司业务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首先,一审工程中上诉人出示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营业执照能够证明:被上诉人现在的经营范围为建筑机械的销售及租赁;建筑材料;金属材料;五金交电;仪器仪表:电线电缆的批发零售:塔吊配件的加工、销售,机械加工(仅限分支机构经营)其次,上诉人提供的全国建筑市场监管公共服务平台企业资质资格信息证实:被上诉人拥有起重设备安装工程专业承包三级资质。因此,高月才服从被上诉人公司的劳动管理,并被安排在兰州新区从事建筑起重机驾驶劳动,高月才提供的驾驶塔式起重机的劳动是被上诉人公司建筑机械租赁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综上,虽然高月才没有与被上诉人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在高月才和被上诉人均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高月才受被上诉人的劳动管理从事被上诉人安排的有报酬的驾驶塔式起重机劳动、该驾驶塔式起重机的劳动是被上诉人公司建筑机械租赁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情形下,能够认定高月才与被上诉人之间成立劳动关系。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二审法院依法改判上诉人亲属高月才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兰州金华租赁公司答辩称,1、本案中的答辩人系一家从事建筑机械的销售及租赁、建筑材料、五金交电、塔吊配件的加工等的租赁有限公司,其公司主营塔吊的租赁。本案答辩人与第三人签订的《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也是阶段性的租赁合同,以完成一定的工作任务为期限的合同关系。被答辩人不能以答辩人以自己的工作便利安排有资质的塔机司机,就认为存在劳动关系,是与事实相悖的。2、兰州市七里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七劳人仲裁字第(2018)第202号《仲裁裁决书》、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2018)甘0103民初4712号《民事判决书》,查明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决合法、判决合法。从一审查明认定中不难看出,被答辩人的亲属高月才系答辩人为了甲方单位(厦门源昌城建集团有限公司)完成一定的工作任务临时替甲方找的塔机司机,而非答辩人员工,无社会保险。且按照答辩人与第三人的合同约定,QTZ40塔机的租赁费为14500元,含塔机司机、司索工24小时服务费、塔机租赁费8000元月,塔机司机工资5500元,维修保养塔机1000元;一审法院判决第4页中,载明:“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和陈述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2018年3月19日,金华建筑公司与厦门源昌公司签订合同,合同约定,被上诉人按租赁塔机的数量选派1至2名具有操作资格证的塔机司机;明确约定该机械租赁费为14500元,含塔机司机和司索工24小时服务费、塔机租赁费8000元/月,塔机司机工资5500元,维修保养费1000元......”请问被答辩人,难道仲裁委、法院均错误认定了吗请求二审明查。3、本案中争议的焦点系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亲属是否存在劳动关系。而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依法确立的劳动过程中的权利义务关系。本案中,被答辩人不论在仲裁委或一审法院提供的证据中没有任何一组证据能够证明自己的主张,即未向法院提交建立劳动关系的证据,也缺乏建立劳动关系的共同合意,恰恰,答辩人在仲裁委、一审法院提供的《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中能够明确高月才接受厦门公司的劳动管理,从事有报酬的劳动,高月才的工资由被告(答辩人)代发。故此,被答辩人的上诉亦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事实依据,请求二审核查。4、被答辩人仅凭提交的金华租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房德江于2017年至2018年7月向银行卡打款记录及建筑起重机械设备人员信息,以此来证明答辩人与被答辩人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上诉理由,是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答辩人系一家长期租赁塔机的公司,且按照行业规定,有意从事塔机的司机,须有资质的租赁公司挂靠其证,否则,不予办理特行证。基于此原因,高月才才将自己的塔机证挂靠到答辩人处,不能因为挂靠就认定存在劳动关系。其上诉理由有待商榷,请求二审查明。最后,2018年8月16日,被答辩人与第三人厦门公司签订赔偿协议,双方就赔偿数额及支付方式均作了约定,且该赔偿系终局赔偿,同时约定,丁艳春等人不得另行主张其他任何赔偿和补偿。请问被答辩人,你的赔偿已经取得,你主张劳动关系的目的是什么还是受什么人蛊惑请求二审查明,做出公正的判决。综上,被答辩人主张的其亲属高月才与答辩人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于法无据,请求贵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告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依法确认四原告的亲属高月才和被告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3月19日,被告金华租赁公司与厦门公司签订《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合同约定,被告按租赁塔机的数量选派1至2名具有操作资格证的塔机司机;明确约定该机械租赁费为14500元,含塔机司机和司索工24小时服务费、塔机租赁费8000元/月,塔机司机工资5500元,维修保养塔机1000元。被告选派了高月才为厦门公司在兰州新区工地工作的塔机司机。厦门公司于2018年4月26日正式启用被告的塔机,2018月8月4日,司机高月才在攀爬塔机扶梯时不慎跌落身亡,事故发生后,厦门公司向兰州新区110报警,新区安监局赶赴现场,责令厦门公司处理好善后事宜。之后,原告与被告就赔偿事宜等协商未果,原告于2018年9月26日向兰州市七里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确认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该委员会于2018年11月6日作出的七劳人仲裁字(2018)第202号仲裁裁决:申请人同被申请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不服仲裁,遂向本院起诉。另查明,2018年8月16日,原告丁艳春与厦门公司达成赔偿协议,协议约定,厦门公司向丁艳春支付赔偿金76万元,该费用包含应由金华租赁公司依法应支付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食宿费、误工费、保险理赔款等其他合理费用以及出于人道主义补偿金。除上述费用外,丁艳春不得另行主张其他任何赔偿或补偿费用。为尽快妥善处置此次事故,由厦门源昌城建集团有限公司先行向丁艳春垫付人民币40万元,并于本协议签订之日起三日内一次性向丁艳春支付。赔偿协议签订后,原告丁艳春已收到赔偿金40万元。一审法院认为,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依法确立的劳动过程中的权利义务关系。本案主要争议焦点是高月才同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根据原告所提供的证据,原告的亲属高月才与被告金华租赁公司并没有建立劳动关系,双方缺乏建立劳动关系的共同合意。而被告金华租赁公司与厦门公司签订的《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中明确高月才接受厦门公司的劳动管理,从事有报酬的劳动,高月才的工资由被告代发。原告提交被告金华租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房德江于2017年7月-2018年7月向高月才银行卡打款记录及建筑起重机械设备人员信息,仅凭该证据不足以证明高月才同被告金华租赁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综上所述,原告所举证据无法证明其主张,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二条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丁艳春、丁某、高生学、罗有焕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负担。二审中,上诉人丁艳春、丁某、高生学、罗有焕向本院提交了五组证据:证据一、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目的: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向高月才(身份证号6224271990××××××××)核发过证号为甘A042018200378的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且该证书在使用有效期内;证据二、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出具的甘肃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综合监管系统信息单,证明目的:1.证明高月才以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为单位于2018年5月15日报名培训,申请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2.证明高月才的报名材料于2018年5月16日审核通过,2018年5月21日考试;证据三、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出具的甘肃省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考核申请表,证明目的:1.证明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认可其是高月才的用人单位,并以单位名义提交了报名材料;2.证明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当时指定的单位联系人是刘琪;证据四、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出具的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证明目的:证明高月才在2018年6月8日取得了证号为甘A042018200378的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操作类别为建筑起重机械司机(T);证据五、《付款申请单》、《转账结果》,证明目的:1.证明2018年5月14日,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为高月才交纳了体检费100元、报名费1100元,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房德江在付款申请单上签字确认;2.证明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刘琪为高月才垫付了报名费1100元后,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用房德江个人账户向刘琪支付了该费用。被上诉人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一、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出具的证明的真实性、证明目的均予以认可;对证据二、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2018年6月8日我方与第三人厦门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由于高月才资质不达标,厦门公司要求高月才办理学习相关手续,高月才为了工地的需要以我公司的名义临时挂靠在我公司名下,高月才与金华公司不存在长期稳定的劳动关系;对证据三、甘肃省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考核申请表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证明内容及目的不予认可,高月才为了工地的需要以我公司的名义临时挂靠在我公司名下,高月才与金华不存在长期稳定的劳动关系;对证据四、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的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高月才为了工地的需要以我公司的名义临时挂靠在我公司名下,高月才与金华不存在长期稳定的劳动关系;对证据五、《付款申请单》、《转账结果》是复印件,对真实性、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且不是本案新证据。本院认为,上诉人提交的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出具的证明被上诉人无异议,上诉人提交的甘肃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综合监管系统信息单、甘肃省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考核申请表、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均是在国家机关保存的书证,被上诉人虽然提出异议,但未能提供相反的足以推翻上述书证的相反证据,故上述证据的证明力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提交的《付款申请单》系复印件,上诉人未能提交原件,经本院审查,《付款申请单》是被上诉人单位制作的内部付款申请做账凭证,该证据的原件持有人应当是被上诉人,质证时被上诉人虽然对《付款申请单》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其没有提交该证据的原件,也未能提交足以推翻该证据的相反证据,故上述证据的证明力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提交的《转账结果》系复印件,该证据来源不详,上诉人未能提交《转账结果》的原件,在被上诉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的情形下,上诉人未能证明《转账结果》复印件是否与原件相符,故被上诉人的质证意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上诉人提交的《转账结果》复印件的证明力本院不予确认。另查明: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出具的甘肃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综合监管系统信息单显示,高月才以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为单位于2018年5月15日报名培训,申请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报名材料于2018年5月16日审核通过,2018年5月21日进行考试;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出具的甘肃省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考核申请表记载:高月才向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申请颁发《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时,填写的《甘肃省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考核申请表》上记载,用人单位填写为“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单位联系人记载“刘琪”,工作简历记载高月才“本人于2013年开始一直在我公司从事建筑起重机械操作工作”,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在用人单位一栏盖章;高月才于2018年6月8日取得了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证号为甘A042018200378的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操作类别为建筑起重机械司机(T);《付款申请单》显示:2018年5月14日,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为高月才交纳了体检费100元、报名费1100元,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房德江在付款申请单上签字确认。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高月才与兰州金华租赁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规定“一、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第二条规定“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时可参照下列凭证:(一)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职工工资发放花名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的记录;(二)用人单位向劳动者发放的‘工作证’、‘服务证’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三)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录;(四)考勤记录;(五)其他劳动者的证言等……”,因此,事实劳动关系应当根据用人单位是否向向劳动者支付报酬,劳动者是否实际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指挥或者监督,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否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等因素综合认定。具体到本案:1、被上诉人与案外人厦门昌源城建集团公司签订的《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第7.8条约定“出租方为每台塔机选派1至2名有操作资格证的塔机司机及司索工严格按照安全技术操作规程为承租方生产作业服务”,该合同第4.2条约定“机械租赁费含塔机司机和司索工24小时服务承租方,租赁费包含塔机司机工资和食宿、日常维修保养、临时抢修及配件等费用”、该合同第4.2条约定“机械租赁费含塔机司机和司索工24小时服务承租方,租赁费包含塔机司机工资和食宿、日常维修保养、临时抢修及配件等费用”,上述约定能够证明案外人厦门昌源城建集团公司实际上购买的是被上诉人提供的建筑起重服务,租赁内容包括机械和塔机司机、司索工;2、《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合同第7.8条约定“出租方为每台塔机选派1至2名有操作资格证的塔机司机及司索工,严格按照安全技术操作规程为承租方生产作业服务”,该约定充分说明塔式起重机司机由被上诉人选配、接受被上诉人的劳动管理,由被上诉人安排在兰州新区工作,从事建筑起重机驾驶劳动;3、被上诉人与案外人厦门昌源城建集团公司签订的《塔式起重机租赁合同》第8.6条约定“出租方的塔机司机应服从工地管理,遵守工地规章制度,严格按工地作息时间上下班,不得消极怠工,不得刁难承租方;应严格遵守安全技术操作规程,服从承租方领导和管理人员的正确指挥,有权拒绝违章指挥和违章作业;承租方有权要求出租方更换不服从管理、技术水平无法满足安全生产要求的司机;出租方的塔机司机安全由出租方负责,管理由双方共同负责”,证实塔机司机受被上诉人的劳动管理;4、高月才向甘肃省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管理局申请颁发《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时,填写的《甘肃省建筑施工特种作业人员考核申请表》上记载,用人单位为“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工作简历记载“本人于2013年开始一直在我公司从事建筑起重机械操作工作”,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在用人单位一栏盖章表示认可、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制作的《付款申请单》显示该公司为高月才交纳了体检费100元、报名费1100元的事实。综上事实和理由,本院认为虽然高月才与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公司没有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高月才和被上诉人均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主体资格、高月才接受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公司的劳动管理,从事该公司安排的有报酬的塔式起重机驾驶劳动,该驾驶塔式起重机的劳动是该公司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此能够认定高月才与被上诉人之间成立事实的劳动关系。被上诉人虽然辩称该公司主营塔吊的租赁,不可能与答辩人建立稳定的劳动关系,但该公司就其主张举证不足,其抗辩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上诉人丁艳春、丁某、高生学、罗有焕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处理错误,本院依法应予以纠正。参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第二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二、确认上诉人丁艳春、丁某、高生学、罗有焕的亲属高月才于2018月8月4日之前与兰州金华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您当前的位置:青州首页 >> 分类信息首页 >> 招聘求职首页 >> 求职简历 >> 简历信息
发布时间:2017/6/9 16:24:56   信息关注度:53人次
籍  贯 山东省青州市 学  历 高中/中专
毕业学校 -- 专  业 --
期望类别 客服/话务 居住地 红庙小区
期望职位 主管 工作经验 不限
期望月薪 面议

自我描述
我从事销售行业10年有余,现想突破自我,挑战一下新环境
个人照片
电话:0536-3232114 邮箱:qingzhouzaixian@126.com
地址:山东省潍坊市青州市 邮编:262500
Copyright © 2004-2017 潍坊天威网络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京ICP备09021873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分类小帮手
本站客服帮助